白白白月月月月

这里白月 是个过气文手
=阿萌/皛朤/枫止(这个就忽略吧)
老渣渣
大概是杂食动物
过激安吹

雨落庭院满篱香,

窗外新竹展叶扬。

春笋破土意犹刚,

只待高竹筑新墙。

【什么随笔只是要交的诗存个档】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