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月月月月

这里白月 是个过气文手
=阿萌/皛朤/枫止(这个就忽略吧)
老渣渣
大概是杂食动物
bg只吃雷祖
过激安吹
自认为很好勾搭
请使劲儿骚扰(划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今天才去看了雷3
简直
amazing!!
音乐超好听!!
风格更诙谐了
又想回锤基圈了

抑制不住自己造孩子的欲望。

数学不及格概率为1。
物理不及格概率为1。
历史不及格概率为1。
🙃

天凉了

“我靠这什么破天气刚几月份就冷成这样。”雷狮缩缩肩,搓着手吐槽到。

“求您看看日历好吗大爷,马上就立冬了啊。”安迷修单手握着自行车把,另一只手拽了拽领子。

“咱下次能不锁车吗?你知不知道晚几分钟出来就能冻死人?等你开个锁都该吃月饼了。”

安迷修瞥了一眼车座后面的两把锁,有些不愿意:“你不是还没冻死吗。”

安迷修最近记性差,自行车换个新锁还得整个密码锁,还是两把,一把他称为凝晶,另一把他称为流焱,还说什么这是他最后的幻想,这是少女心吧大哥(划掉)。

两个三位数的密码,安迷修蒙对的最快记录是两分零五十八秒,这是前几次雷狮闲的没事儿帮着记的,拿雷狮本人的话说,每次看安迷修开锁都像是观看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正所谓熟能生巧,几天之后,安迷修开锁突然变得十分地快,雷狮回班拿个作业的功夫安迷修已经在校门口等他了。

“不易啊,终于记住了?”“算是吧,主要就是它那个概率……”“停,闭嘴,滚。”

“哟,骑士你看,那有卖棉花糖的。”雷狮突然两眼发光,但绝对不怀好意并且百分之百针对安迷修。

“你想吃棉花糖??”安迷修清楚雷狮平常不爱吃甜的,买过的甜食从来都是给卡米尔。

“比比咱俩谁吃得快啊?”

“???”安迷修突然想拽着雷狮到附近医院查一查,看看他的脑子出没出问题。

“行吧……”

“啧,这么少,不够吃啊。”“我劝你还是先别说这种话。”安迷修把车停在一棵树下。

站着吃总比顶着风吃好,不过说真的,有点儿冷啊……

“我靠哈哈哈哈哈安迷修你真应该拿个镜子照照。”雷狮咬下一块糖,吞了进去。

安迷修当然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样,就没搭理他,而换来的是雷狮分贝更高的笑声。

【用三块钱廉价cos圣诞老人·达成√】

冬天的晚上甚至可以说是变化无常,没一会儿就挂起大风来,但还是一如既往地,冷。

被风摇下的枯叶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喀喇声,速度越来越快声音也越来越大。安迷修一直盯着树叶,再咬下去的时候只啃到了一根木棍,再一抬头,那团棉花糖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轻轻落在地上,与树叶一起疾驰向远方(x)。

雷狮正好把最后一点糖放进嘴里,正得意洋洋地想宣布胜利,可一抬眼却看见安迷修愣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就追着他的目光直到看到了地面上那团疾驰的棉花糖。

那一天,安迷修懂得了,原来大风天,与雷狮的嘲笑声更配哦。

算了,就三块钱。

但安迷修依然想抓起雷狮的头巾来擦干净自己手上和嘴上的糖,不过他只是用头巾擦了手,毕竟老朋友还是要照顾一下的嘛。

——————————————

“诶,你为啥总是想不起来密码呢,按理说密码应该挺好记啊。”

“是挺好记,我的那个挺好记,用的是我的生日,但是……”

“但是啥?”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想不起来你的生日。”

雷狮不知道现在是该高兴还是该捶死这个傻逼。



【我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吃棉花糖了,差点被笑死】

我去他妈的不许碰卡米尔!

睁眼说瞎话

初三狗这两天化学学金属。

昨天,化学老师:“所以,真金不怕火炼就是说……”

小九:“真金不识字。”

今天,化学老师:“我们可以看出,金最不活泼……”

我:“放屁。”

@Andy的独身时刻

我就问问我写的不对吗?

让我来帮你完成心愿

Andy的独身时刻:

需要人催更emmm
估计是个大长篇
热度过50就开写
是刀是糖看我心情略略略
借梗小窗蟹蟹
cp伽小洁癖

【参展资讯】我们要去芜湖啦!

三线城市的人默默哭泣。

七创社:

第五届CICCIF动漫产业交易会


时间:2017.12.01——03


地点:芜湖国际会展中心一期、二期




可以通过官方授权网络售票点买票


点我买票


芜湖本地小伙伴还可以直接通过邮政网点购买纸质票。





还有惊喜!


你们猜怎么着!


主办方超给力!


给我们做了痛车!





不上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