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轰鸣。

你们好这里白月
淡圈中。

我要爆聊天记录了。

贰悠悠悠悠悠悠:

惊!李泽言竟口出恶言!是金钱的泯灭还是黑卡的丢失?请收看今晚的《恋语说法》@白白白月月月月 

【入坑后插曲】
我姬友跟她男票炫耀了一下格瑞
现在他男票已经好长时间没理他了
(这个梗可以玩年

睁眼说瞎话

初三狗这两天化学学金属。

昨天,化学老师:“所以,真金不怕火炼就是说……”

小九:“真金不识字。”

今天,化学老师:“我们可以看出,金最不活泼……”

我:“放屁。”

@Andy的独身时刻

我就问问我写的不对吗?

让我来帮你完成心愿

Andy的独身时刻:

需要人催更emmm
估计是个大长篇
热度过50就开写
是刀是糖看我心情略略略
借梗小窗蟹蟹
cp伽小洁癖

双生

“那女人,真恶心。”

蕾蒂和梅莉总是默默在心里给这对方这样的评价,而表面上又是一起想办法来保证她们自己的安全

合作只是暂时的,而竞争是一世的。

这句话对于手足也适用。

“你看他那么快就死了呢,姐姐。”梅莉收起刀,拍去肩上的尘土。

“多亏了你的速度呢。”蕾蒂蹲在地上,确定那人死透了才站起身。

“你的毒也下得很到位呢。”梅莉露出标志性的微笑。

“真恶心。”蕾蒂也冲她弯了弯嘴角,也猜到了她的妹妹也在这么想。

从小到大抢尽自己风头的是妹妹。

从小到大拥有更大权利的是姐姐。

“那对姐妹长得好像啊。”“听说好像都是学霸呢。”“对啊,好像是都喜欢理科,还都喜欢马铃薯。”

理科?理科也有物理和化学啊。

马铃薯?马铃薯也能做成薯片和薯条啊。

每当听到这种言论她们就更加想除掉对方

为什么我不能是唯一!为什么我要活在你的阴影之下!为什么……

一起出生,一起上学,一起做任何事情,每天早上张开眼就看到这张令人厌烦的脸,每天晚上闭上眼之前还是这张恼人的脸在自己眼前晃。

独处的时间,足够的元力,没有任何人的干扰,这不就是除掉对方的好时机?

哎呀,可真巧,我们又是同一时间想到了呢,不过这次我可不会饶了你。

鲜红的液体顺着蓝白相间的刀流下。

“看来是我先杀死你了呢,姐姐,不过你可没有时间再来杀我了。”梅莉以胜利者的姿态藐视着面前自己那相识多年的对手。

哟,真是不可思议,就连拿到的号码都一样呢。

可是二加二等于四啊,看来神就是想让我除掉你呢。

蕾蒂直到倒在地上也没有说话,好似在专注着另一件事情。

听胜利后的宣言骤然停止,紧接而来的是刀剑落地的声音。

“有效了。”蕾蒂笑了。

“你……你下毒?”梅莉倒在蕾蒂相同的方向,勉强伸出手指着蕾蒂骂,“……你个不要脸的女人……”

“呵,你活该……”蕾蒂挤出送给妹妹的最后一句话,失去了意识。

怎么会,就连结局都是一样的呢……

“物与物之间的影,白日与白日里的梦,可惜我与你都求不到这结局。”

【你们不一样,晚安,最好的姐妹。】

算是完成遗愿了。【安详去世】
人丑字也丑系列。

新式答题法。【不是别跟我学】

真·草稿流
二十分钟产物
不想勾线更不想上色
我这个半吊子啊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