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月月月月

这里白月 是个过气文手
=阿萌/皛朤/枫止(这个就忽略吧)
老渣渣
大概是杂食动物
过激安吹

寮日常【情人节番外】

今天一天,寮里都在议论情人节到底是个什么日子。

“情人节,是属于那些有所爱的人的日子吧。”

一目连“那……好像没人陪我过呢……”

崽“你不是有隔壁荒川嘛,他还让我告诉你他想邀请你去镇上看灯呢。”

桃花“那阿爸呢?”

崽“你没看博雅大人这几天一直在找神乐学做巧克力吗?”

桃花“诶?巧克力?是那个博雅大人最近要我们替他尝的那个甜点?”

崽“噗,那好吃吗?”【偷笑】

【敲门声】“一目连在吗?”

一目连“啊……应该是荒川来找我了……那……我先走了……”【/////】

桃花“唉……樱樱还没来……”

崽“那让小生陪你吧!”

“过来。”

妖狐还没注意到身边站了一只大妖,黑色的羽翼强而有力,将他一下搂在怀里。

狗“走,带你去镇子上。”

崽“诶诶诶???”

桃花“那我先走了,我去找草草玩。”

狗“啊对,这个给你。”

妖狐接过一个系着金色丝带的彩色纸盒,盒子上还粘着一张粉色的心形卡片。

“啊?”他有些不知所措。

“打开看看。”大天狗用团扇遮住了眼睛一下的部位,也许是笑了吧。

“巧克力吗……”妖狐一只手捧着盒子,一手轻轻地解开了丝带。

“啧,再猜猜。”大天狗真的笑了出来,脸稍带微红。

“……”妖狐没说话,也没喊出来,而是一脸震惊的表情盯着盒子里的东西,继而开始脸红。

“喜欢吗?”妖狐感觉耳边袭来滚滚热气,甜而不腻。

他对上一双冰蓝的眼睛,深邃得让人不可自拔:“你……让我看看!”

妖狐轻轻地用双手捧住面前大天狗的脸,一道伤痕就这样出现在他眼前,虽说不大,但他觉得心里一阵一阵的疼。

“四星针女四件套,喜欢吗?”大天狗搂住妖狐的腰,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拉近,妖狐原本垂下来的耳朵突然立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妖狐显得语无伦次。

“都说带你去镇上了,在这之前……”大天狗嘴角勾起,一只手托住妖狐的后颈。

缠绵,交织,两股液体混合在一起,突如其来的吻让妖狐措手不及,他轻轻用手拍打着大天狗的后背,示意让他停下,可这让大天狗吻得更深,吮吸让妖狐有了窒息的感觉。

“怎么……有点甜……”妖狐这样想。

“黑童子!”一声清脆的叫喊让两人一个战栗从甜蜜中拔出来。

“看来现在不只是我们两个呢,走,我带你玩去。”大天狗一个公主抱,扑了扑翅膀,带着妖狐飞离了庭院。

此时一个黑发童子闯入庭院:“黑童子?”

“……”

“咦?你怎么躲在这儿啊。”白童子在一个拐角处找到了不在状态黑童子。

“你怎么了?”白童子一手握着招魂幡,一手搭着黑童子的肩。

“唔……白童子!”黑童子先是看了白童子一眼,然后突然扑过去,给了白童子一个熊抱。

“呐,黑童子刚刚是不是看见了大天狗大人和妖狐大人在干些什么,不必在意哦,要是可以的话,我也能行的哦~”白童子拉起他的手,用漂亮的眼睛望着黑童子。

还没等黑童子说话,白童子就悄悄贴近,用粉红色的嘴唇碰了一下黑童子的嘴。

“呐,是不是很甜,我刚刚吃了晴明大人给的巧克力哦~”

“……巧克力?”刚刚反应过来的黑童子,红着脸,有些害羞导致他想岔开话题。

“是的哦,我还给黑童子带了些呢~”

白童子拿出一个用布块包成的小包裹,打开之后是几块方方正正的黑色方块。

“有些苦,让我喂黑童子吃吧!”白童子拿起一块,发出“啊”的声音,送入了黑童子口中。

巧克力在黑童子嘴里融化,散发出清香,甜味掩盖了一切苦涩的味道。

“好吃吗?”白童子的眼睛里闪着亮光。

“嗯,像你一样。”黑童子一如既往的平静,金瞳望着白童子,有些认真,不好意思地一笑,只是几度的弧度。

“啊啊啊,黑童子笑了!”可能白童子的重点放错了吧,但是看到他这样开心,黑童子就觉得这天很有意义。

“那黑童子,我们再去找晴明大人要一点吧!”白童子拉起黑童子的手就跑。

“嗯,好。”仿佛一束亮光透过他的眼睛照亮了他的心。

“师傅!”白童子带着黑童子一路小跑,在门前碰见了正要进屋的两位师傅。

“啊,是白童子和黑童子啊。”鬼使白依旧笑得那么温柔,如沐春风。

“啧,没出去玩吗。”鬼使黑伸了个懒腰,明显只是想缓解气氛。

可有了鬼使白就不必缓解气氛,不是吗?

“我们是想找晴明大人再要一些巧克力。”白童子拿出还剩下的一块巧克力,递给鬼使白。

“巧克力?好像听说过,是人间的甜品。”鬼使白接过来,看了看,还没吃。

“师傅们我们先走啦!”白童子就这样拽着一路不言的黑童子走了。

“弟弟,你过来一下。”不知什么时候鬼使黑已经走到了樱花树下,靠在树干上。

“我不是你弟弟。”冷得没有温度。

“不是说好了今天无论我叫你什么你都要答应的吗?”鬼使黑显得有些无辜。

“……好,赶快把这块巧克力吃了吧,会化……嗯?”鬼使白两手空空,满脸问号。

“在找这个吗?”鬼使黑笑得痞里痞气,上前一步,将手里的巧克力塞入鬼使白的嘴巴。

“唔……”鬼使白吓了一跳,捂着嘴,品尝着来自人间的美味。

“好吃吗?”鬼使黑歪歪头,笑着问。

白发男子没说话,只是轻轻地点点头。

“真的吗?弟弟说好的一定很好。”鬼使黑握住鬼使白的一只手,凑上前去,“那我也来尝尝吧。”

鬼使白眉头一皱,并没有反对这长绵的一吻。巧克力化成水流入两者的喉咙,“简直比蜜还甜”,两人这样想着。

“和尚,拿着,本大爷的礼物。”旁边的屋子里,夜叉正举着一个紫色的礼盒,扭着脸,伸到身边一个紫发男子面前。

“……”听闻身边没有回答,夜叉赶紧回过头看着青坊主。

青坊主盯着这个礼盒,无动于衷。

“一点都没感动吗?”一向自信的夜叉也有点怀疑自己。

“谢谢。”青坊伸手接下盒子,继续盯着它看。

“我说,和尚,这盒子有那么好看吗,比本大爷还好看?”夜叉故意加入了有些生气的调子。

“今天晚上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了。”

靠,这么平淡,好歹是过节好吗。

“可是本大爷想做的事和你有关,让吗?”夜叉看青坊主的眼神就如同猎物即将到手那样得意。

“什么。”

“哼。”夜叉突然做起,挑起青坊主的下巴,“还不知道吗?”

青坊主睁大了眼睛,紧紧抓住夜叉的手,脸也涨得通红,锋利的尖牙划得他的舌头有些痛。

但不知为什么,他不愿松开。

此时,天空被染上了五颜六色,一朵朵烟花在夜幕绽放,一声声忽近忽远的声响不再喧闹,反而深入人心。

——————————

情人节快乐!【mua】

本来想十二点之前发的,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青坊主是新皮

转换场景较生硬

不要介意就好

评论(4)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