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月月月月

这里白月 是个过气文手
=阿萌/皛朤/枫止(这个就忽略吧)
老渣渣
大概是杂食动物
过激安吹

【狗崽】看见了 白衣天使

@Andy的独身时刻 的点梗

△医患pa

△我不知道心理治疗怎么写就胡写了

△可能是狗最后被崽反撩的故事

△文风略zz

今天是星期日,妖狐又一次来到了医院,跟服务台的小姐姐热情地打了个招呼,就被神乐给他找的护工推进了电梯,对着电梯就是一个面壁思过,“咚”,打好的石膏裹在腿上一下子就撞到了铁板子上。

“喂我说你看着点儿!小生的腿可不是你能赔的!”妖狐坐在轮椅上大喊。

“叮咚——三层到了。”电梯播放着女声提示音,护工松开把手就和另一个人下了电梯,电梯里只剩下妖狐一个人,对着墙思考人生。

“噢。”妖狐有点儿生气但是没处撒,就怼了一下面前的铁板然后无奈自己动手转过来。

电梯门开了之后妖狐摇着轮子轻车熟路地找到了雪女的办公室。

“心里治疗室八楼下了电梯左拐。”

“我心理没有毛病的。”

“可是你总是因为勾搭妹子挨打,我怀疑你心理有问题。”

“重点是我被打啊!”

“可是你是因为勾搭妹子被打的,你要是不去勾搭妹子就不会挨打,所以你心理有问题。”

“可是我骨折了啊!”

“骨折之后再说,现在你的心理需要治疗。”

雪女起身把坐在轮椅上张牙舞爪的妖狐推到了电梯口,还贴心地等电梯来把他塞进电梯替他按了八楼的按钮,雪女觉得她离年终奖又近了一步。

八楼接近最顶楼,而大部分的房间都是关于心理治疗的,所以人比较少。

懵逼又好奇的妖狐下了电梯,他想既然来了那就去看一眼,说不定会碰见漂亮的小姐姐呢。

妖狐探出身子礼貌地敲了敲门。

“请进。”

卧槽?男的?

妖狐顿时就后悔了。

等等这个声音有那么一丢丢的熟悉?电视里演过的卫生巾广告?

妖狐先推开门,然后又摇着轮椅进去,最后他炸了,彻底炸了。

“大天狗?”妖狐惊奇地拉长了声音。

“妖狐?”大天狗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之后就恢复了平静。

妖狐何止是无地自容,现在简直想翻下窗户就跳楼身亡。

为啥?

他俩大学时候是校内出了名的gay友,关系好到让人羡慕,大天狗对着妖狐又是宠又是腻,就连茨木都看不下去。可是这一毕业,俩人就分道扬镳了,过了没几天大天狗就没了消息,妖狐心心念念一年之后才得知大天狗去了外地,他这才知道原来一直给他寄少女手办的是大天狗。

但是异地恋嘛,冷落久了,就相当于默认分手了,妖狐没再想找大天狗,大天狗也因为工作没来找妖狐。

还记得毕业当天晚上就一起去喝酒了,妖狐问大天狗之后要干啥,大天狗说当心理医生,妖狐又问为啥偏偏当心理医生不当妇科医生,大天狗就直言不讳地回答说治疗你这个当不了妇科医生也想去妇科瞅两眼的变态心理。

不过今儿个在医院相见了,还真是缘分。

“最近怎么样。”

“挺好。”

“挺好为什么腿打上石膏了?”

“你当初为什么要离我而去!”

好么,苦情戏。

“我不是给你寄手办了吗。”

“谁稀罕!”妖狐像个受气小媳妇儿一样眼里憋着泪。

“可我现在不就在你面前吗?”

“谁……谁……谁稀罕……”

“我猜你稀罕。”

“你都弃我而去了我为啥还要稀罕你!”

“因为我又回来了,回来拯救你这个勾搭不了妹子也要多瞅妹子腿和胸两眼变态心理。”大天狗走到妖狐面前蹲下戳了戳他的太阳穴。

“好吧,既然你是来看病的,就让我来帮你治疗一下,省的你白挂号了”大天狗站起来整了整白大褂的领子。

“现在你看看这段故事,看完之后告诉我闭上眼睛。”大天狗递给妖狐一个平板电脑。

卧槽这哪儿来的玛丽苏睡前童话故事。

“看完了。”妖狐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而大天狗内心却是强忍住笑,他本想利用自己的身份逗逗妖狐,却没想到他真的照做了。

“咳,好,现在要你发挥你的想象力……”

“想象力?”

“对就是你想象妹子胸和腿的那个想象力。”

“……哦。”妖狐被戳中黑历史却无力吐槽。

“先想象一片天空,上面漂浮着白云——”大天狗凑到妖狐耳边用给小孩子讲故事的语气跟他说。
“嗯。”

“有太阳在闪耀着,忽然飘来一片超大的白云——嘿!看见了吗!是天使!天使从云里飞了出来!”大天狗语气的突然增强吓了妖狐一激灵。

“天使?”这也太扯了吧,几年不见他终于成功退化成小学生了?

“对!天使!你看见了吗!”大天狗沉浸在喜悦当中。是

“天使吗……看见了,确实是看见了,挺好看的,金色头发,蓝色的眼睛……”妖狐说着睁开眼睛看着玩儿得正嗨的大天狗。

“嗯?”大天狗回头,对上妖狐满是深情的眸子。

“我是说,看见了,白衣天使。”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