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轰鸣。

你们好这里白月
淡圈中。

黑“弟弟好可爱!”

阿妈“这下你能好好输出了吧?”

黑“不不不你要先给弟弟升四星!”

阿妈“今天三八妇女节你就不能让我顺心点儿???”

日常扯淡段子(2)【小九】

这个是另一个天天和我扯淡的智障写的段子,也取材于我们的日常扯淡对话【托腮】

【鬼使黑白】生死相依

△OOC和AU???(好像挺严重的)

△cp:鬼使黑白

△不喜绕道

很正经,

真的很正经,

真的真的很正经。

△△△△△△△△△△△△△

“月白!”黑发少年推门而入,只见一团白色缩在墙角,一缕昏黄的阳光落在上面,却依然无任何光彩。

“哥哥……”那团白色颤抖着,想要挣扎着站起来。

“啊!”白发男孩滑倒了,手臂上、腿上的伤痕被黑羽看得一清二楚。

“他们又来了?”他一把抱住弟弟。

“嗯……”无力但清晰。

“父母”把他们丢在这个破旧的房子里,任由他们自生自灭。而月白的病更重了,难受的时候就躲在角落里,等哥哥回来,有时一等就是一整天。可他总见黑羽满脸挂着笑地回来,即使身上再肮脏,即使伤再重,即使血流得再肆意。

但是今天黑羽出去不到半天就回来了。

他正想问,哥哥也自然懂他的意思。

“没什么,只是运气好罢了。”

“……哥哥……”月白躺在哥哥的怀里。

“嗯?”黑羽递给他一点椿饼。

“我们不要再这样了……”男孩并没过问这得来不易的食物是哪里来的。

“……”

这是哥哥罕见的沉默,月白有些不知所措。

“嗯,我一定会让月白活下去的,开心快乐地活下去!”

月白盯着眼前金色的眸子,好灿烂,好温暖,比起阳光,他更喜欢的是这样的金黄色。

“嗯!月白也会一直陪着哥哥的!”他突然觉得有了一股力量,伸手去搂黑羽的脖子,靠在少年的肩上。

“今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今生今世,下辈子,下下辈子,只要我们一直在一起,我就会一直守护着你,月白。”少年在男孩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月白闭着眼,觉得额头被什么触碰了一下,有些凉,随后却觉得温暖万分。

正值飘雪的季节,夜里,自第一片雪花飘落下来,一场悄无声息的大雪便降临人间。

房顶是漏的,一朵一朵的雪片在月光的照射下从漏洞里飘到屋里,落在角落,没一会儿,就积起了一两寸的雪。

黑羽是被冻醒的,风从门和墙的裂缝里灌进来。

借着月光,他发现月白的状况不太好。

他握住了弟弟的手,很凉,感觉就像握住了一块冰。

黑羽愣了。

“你不会有事的,哥哥不会让你有事的。”

黑羽抱住月白,用全身的温度去温暖月白的身体。

可…怎么会越来越凉……

黑羽真的慌了。

怎么会……怎么会……

黑羽还是抱着他,一直抱到天亮,阳光接任了月光,但今天的阳光不易察觉,丝丝缕缕的,毫不清晰。

他一夜未眠。

他抚摸着弟弟的脸,一次又一次,希望他醒来,希望看到他银色的眼睛,犹如银河坠落人间的眼睛……

“不!”鬼使黑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感觉自己的脸湿湿的。

“鬼使黑?你没事吧?”身边的鬼使白揉了揉眼睛,也坐了起来。

“唔……”鬼使黑大口喘着气,“我没事……”

“看你这样子,满头大汗的,貌似还哭了,做噩梦了?”

“我……我怎么会哭。”他连忙用手擦掉了挂在脸上的泪痕。

“确定没事吗?”鬼使白凑近了一点问,毕竟这家伙口是心非是常事。

“嗯,没事。”鬼使黑随口附和,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正前方。

“嗯……好吧,快睡吧,明天也有很多工作。”鬼使白明显有些担心,可是他也不好说什么,就躺下了。

鬼使黑还坐着,扭头看着背对自己的鬼使白。

“呼……”他舒了一口长气,背对着鬼使白躺下了。

他真的一夜没睡。

第二天不管是地府里的人还是阳界的熟人都会发现鬼使黑不太正常。

跟在鬼使白身后像个什么似的。

“哟,鬼使黑你今天的眼影还蛮好看的哈……”妖狐用扇子遮住自己强忍住笑的表情,可是还是没忍,“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爸:好家伙崽啊你要能像这样突突阿爸也就死而无憾了啊……(划掉)】

“有那么好笑吗。”鬼使黑没理他,甩下一句话就走了。

“你到底怎么了?”鬼使白回头问,眉头微蹙。

“没事。”

“……”鬼使白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有什么下班后再说吧,要是真的不想说也不勉强。”

鬼使白先自己走了,而鬼使黑却还站在那,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远,然后又快步追上去。

“让我看看,今天我们有……啊!”鬼使黑像平常一样低着头听他说话,当他抬起头来后发现鬼使白倒在地上,左臂挂上了几条流着血的伤痕,一个黑影匆匆掠去。

“白!”鬼使黑连忙蹲下查看鬼使白的伤情,没想到伤口边缘竟发了黑。

不用问疼不疼,伤痕好像就落在鬼使黑心上似的,痛感也增加了好几倍。

“你等着,我去找它!”

“别……鬼使黑……”白发男子斜靠在一棵树下,企图用剩余的力气做起来劝阻,然而身旁的黑发男人却忽略了,神情很严肃:“其他的事我听你的,但是这件事,不行。”

“不行”,这两个字他说得很重,又故意顿了顿。

“千万要小心啊……”这句话到了嘴边,鬼使白却没有说出来。

沙,沙——

鬼使黑还没有走出几步,耳边就出现了诡异的声音,就拿起了身后的黑镰。

他习惯性地回头看鬼使白,可现在鬼使白的眼里却满是惊恐和担忧,鬼使黑察觉到不对劲,带着疑问和警戒向后退了一步,回过头,一只狰狞着的妖怪向他扑来,他向左一躲,那妖怪的利爪没有伤及到鬼使黑的皮肤,只是抓破了他的衣服。

“好一个小妖,除非你是活腻了!”鬼使黑握紧手中的镰刀,妖怪又咆哮着向他冲来,他侧身让开,嘴里“哼”了一声,跳起来手里顺势举起黑镰,拼尽全力向那还不知情的小妖砍去。

打斗以一声嘶吼结束。

“啧。”鬼使黑用手背蹭了一下脸,“也不过如此。”

他转过身,疾步朝鬼使白走去。鬼使白看了一眼鬼使黑,又侧过脸,眼睛看着地面,鬼使黑在旁边站了一会儿,他才张口:“扶我起来吧。”

“遵命。”鬼使黑的嘴角带着一抹笑意,甚至有些邪魅。

“不要开我的玩笑……”鬼使白还很虚弱。

“我可没开玩笑,记得小时候我经常这么逗你啊弟弟……”鬼使黑架着鬼使白走了几步。

“不要叫我弟弟,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我哥哥。”

“怎么,你不信我?”他停下了。

“嗯……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鬼使白不敢看面前的这个人。

“嗯?”

“只是……我并不记得生前的事,你又说你是我的哥哥,给我讲咱们生前的事,什么时候都陪着我,你也总是站在我这边。说实话,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从来不感到无聊和孤独。我……我开始感觉……”鬼使白抬了一下头,看到鬼使黑正注视着自己,眼神很温柔,有很温暖,刹那间,他忘了身上的伤痛。

鬼使白怔了一下,低下头,稍侧着脸以很小的声音吐出一句:

“我离不开你。”

鬼使黑也愣了一下,接着伸出手抚摸着鬼使白的脸颊,这种过于亲密的举动显然吓了鬼使白一跳,但他却没有推开。

“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你走了之后,我整天度日如年,真的好多次想去找你,因为,我根本离不开我的弟弟啊。现在,我们在地府又见面了,虽然你被消除了记忆,但我会告诉你我记得的所有的事情。”

鬼使白被鬼使黑看得脸一热。

鬼使黑忽然凑近,两人之间空气的温度骤升,细微的震动使他的身子一下子酥软下来。鬼使黑好像察觉出来了似的,用剩下的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腰,另一只轻轻托住他的后颈。

鬼使白疑惑地看了鬼使黑一眼,却被他的目光死死吸引住,他又说了一句话,但鬼使白只是听,却没再思虑。

随后鬼使黑拨开了搭在鬼使白额头上的一缕发丝,沿着恰当的轨迹把那只手放在鬼使白的脑后,轻轻的将他靠近自己,俯下头悄无声息地在鬼使白的额头上留下一吻。

回去的一路上,两人没再说什么,可能感觉到的是周围的空气竟有些香甜的味道。

这时鬼使白才想起了鬼使黑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我们经历了几次生死离聚,剩下的几辈子,我也会陪你走下去的。”

△△△△△△△小剧场的分界线△△△△△△△

鬼使黑:不过,弟弟,刚刚你好像脸红了呢。

鬼使白:才没有呢……

鬼使黑:你看,又脸红了,但是我弟弟怎样都好看。【痴汉状】

鬼使白:没有!

鬼使黑:那……你为什么要关心我呢?

鬼使白:我没有关心你,我只是问问你的状况……

鬼使黑:为什么要问我的状况呢?不还是关心我?

鬼使白:说过不是啦!问你只是因为怕耽误工作而已了……

鬼使黑:哎呀我弟弟真可爱!【继续痴汉状】

△△△△△作者唠叨及祝福的分界线△△△△△

今天就是大年三十啦!不知道各位都平安到家了没?

一下午没睡,赶出了这篇文,会粗糙些,严重OOC,严重AU,如果不喜欢请绕道,第一次写这么长的文,也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写,所以算是个新人。对啦,这个题目是我媳妇帮我想的哦,因为我题目起不好,嘿嘿。

嘛,鸡年快乐!开开心心过大年!

怎么办我特别犹豫

该选哪个???

还是“吾儿”和“吾儿对象”???

寮日常(1)

1
抬头看,已经一点了,眼皮起内讧的我掀起被子就将自己砸在床上。
“咳咳。”
靠,这么晚还刷也不怕你妈肝硬化。
“自己去,叫上雪女,萤草,兔子和般若,让姑姑歇着。”
“切,不就是趁这时候让我们给她刷皮肤吗?”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是叫儿子还是祖宗,表面上挺冷淡但是一打架就来精神,暴击五千也不在话下。
“我知道啦,我会尽力给你挣票买皮肤的,再怎么着我对你也很好啊,我可是第一个觉醒你的事(除了雪和草)。”
“难道你不觉得寮里该入点儿新成员了吗?”
“……”
“难得攒出个sr还是跳跳他们家的,我记得你当初对跳跳他们家很好啊,怎么都给喂了呢?”
他的声音逐渐变大,好吧,你是祖宗,行了吧。
“你要怎样啊,就差5个了,过年前会来的。”
“也是啊,只不过我也没见你拿来几个啊,百鬼夜行的时候我也没见你得着他碎片啊。”
“你再这样说信不信我把你给般若吃了。”
“你吃啊,别忘了你还欠我两个黑蛋呢。”
“是一个。”
“现在不是有两个了吗?你要不介意再把大吉给我?”
没见过这么跟妈说话的。

2
“草儿啊,”我看着面前这个手中抱着金色枫叶的小女孩,“今天你可四星毕业了啊,有什么感想吗?”
“妈我觉得你该给我升技能了。”
“除了这个呢?”我继续微笑着问。
“我攻击还是A。”
“新衣服好看吗?”
“这是去年的。”
“要不找个人(妖)给你陪练?”
“好啊。”笑得挺灿烂。
“自己出去挑吧,看谁不顺眼就上手好了。”
我依旧对她笑着,毕竟大力出奇迹。
说实话阿妈对不起你啊草。

3
当初做召唤姑姑的准备时无意和这只小兔子达成了契约书,现在看来她可真是讨人喜欢。
我挺喜欢每天有人在我身边叫我“阿妈”“阿妈”,山蛙先生身上的花也很香。
实际上这孩子喜欢花。
她喜欢编花环给家里的所有人,谢了再编。
好几次带着她(和其他人)去打兔子窝,最先下去的总是她,战后让草给他们疗着伤,又安慰她继续努力,无非就是一群兔子斗舞啊!
“不早了,好好休息,明天阿妈带你刷觉醒哦!”

4
在没有小黑没有姑姑没有山兔甚至没有凤凰火之前,雪和我最亲。
以前打组队的时候总是要带着她,让别人看看雪女也可以当输出主力。
这点我引以为傲。
但是……
小黑来了之后我就让她和草儿一起带他,小黑练成了之后又带了姑姑,之后渐渐变成小黑和草儿带姑姑。
姑姑练成了后,组队基本上是小黑,姑姑,或者是草儿。
看到组队随机给的上场式神里有她,我果断用黑顶替了她的位置。
“对不起,阿妈真对不起你。”
“没事的,阿妈。”
她淡淡一笑,晶莹的泪痕好像灼伤了她雪白的皮肤。

5
你问我青行灯怎么样?
我不会说太多,是个吸火利器,但我不会拿她当个工具。
毕竟是第一个ssr和现在唯一一个ssr,我不会拿她怎样。
现在她三星毕业了,我也没再动她。
许多人说她鸡肋,确实,可她暴击不是能上1000吗?
于是前几天决定一定要觉醒她,之后给她买新衣服,给她升星。
在组队的时候也没见过两次别人家的灯,都是觉醒的。
我也想给她召唤来一个刀和她作伴。今天打百鬼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刀安然无恙地从我面前走过,我恨不得把福豆全扔在她身上,不出意料,还是没带回家。
“灯啊,阿妈太没用了。”


只是怕之后应付大考忘掉。【怎么可能没有其他心思】

最近缺欧气…

GACHA二次元社区:

当神在创造式神们的时候……这神该吃药了[二哈]

关于最后1p:之前分享的吸欧气秘诀你们不听[doge]反正我SSR和SR齐了!【SSR指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