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月月月月

这里白月 是个过气文手
=阿萌/皛朤/枫止(这个就忽略吧)
老渣渣
大概是杂食动物
过激安吹

第二个玫瑰与荆棘的故事

在城堡后花园里。

墙角生着一簇野玫瑰。

没人发现。

因为她太小了。

与她作伴的。

是园艺铁栅栏上缠着的荆棘。

他黑黑的,身上满是铁一般锋利的刺。

“你看,人们总是重视我,因为我有特点。”

面对荆棘一次又一次的吹嘘。

玫瑰终于开口了。

“你总是在害人,扎伤这个碰到那个,还总以为人们只是觉得你有特点就留着你。”

“可你不也不香?”

“那是没到时候。”

玫瑰笑了笑,背了过脸去。

玫瑰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仿佛荆棘的刺此时都扎在了自己身上。

和心里。

“还没开花吗?”依旧是荆棘的冷嘲热讽。

他们听见了一阵脚步声。

那是一个带着厚厚的手套的人。

手里还拿着袋子。

那人伸手就去扯荆棘的身体。

将他扯得支离破碎。

最后装进袋子里。

“救救我!”

玫瑰默不作声,只是看。

那人终于清理完了荆棘。

一抹亮丽的粉色闯进他的视线。

“天啊,野玫瑰!”

玫瑰她没见过任何同伴。

她不知道自己是如此稀贵。

第二天她不再靠在墙角。

不再依靠丝丝缕缕的阳光取暖。

不再渴求拼命吮吸每一滴来之不易的雨水。

她正在镶金的花盆里坐着。

她的头顶开出来重重叠叠的瑰红花瓣。

映衬着嫩黄的花蕊。

“我会开花,只不过是在你看不到的日子里。”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