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轰鸣。

你们好这里白月
淡圈中。

【狗崽】春日恋歌 [现代校园paro]

“诶你听说了嘛,最近转来一个很帅的转校生呢。”

“是啊是啊,可是没见过他。”

“他喜欢自己在图书馆里看书呢,哪天咱们一起去吧!”

妖狐很喜欢小姐姐们,不过他实在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

作为新闻部副部长实在是有太多事要做了。

说好听了是新闻部,实际上就是出校园八卦报纸的组织,也不知道部长青行灯从哪打通的关系。

“!”妖狐正跑下楼梯,哪知一个没踩稳就四爪朝天,他闭上眼以缓解接下来的痛,却被稳稳当当地接住了。

妖狐算是轻的,他睁开眼,面前是一个清秀的金发少年,蓝色的眸子深邃而空灵。

妖狐看他嘴唇动了动,却没听清他到底说了什么,他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紧接着脸红得发烫地推开少年站了起来。

“没事吧。”大天狗是这么说的。

“没……没事!”

妖狐像受了惊吓的小公主似的转头冲出人群跑掉了。

而大天狗却站在原地,看妖狐在自己视线里消失了才往班里走。

他忽略了周围女生们的大呼小叫,想起了刚刚那只妖的“窘态”,正好扶他的时候碰到了他的尾巴。

“好软啊。”

此时的青行灯正在新闻部活动室里等着妖狐送来的各种小道消息。

“迟到了哦,迟到五分钟,不守时可不是好副社。”青行灯正坐在一把转椅上,翘着二郎腿。

“对……对不起,在路上发生了点儿事情。”妖狐弯着腰气喘吁吁 。

“哦?是这件事吗?”青行灯从桌上一叠白纸中抽出一张甩到妖狐面前。

“头条:揭开神秘转校生与新闻副部长的秘密关系?转校生?这分明就是扯嘛!我根本不认识他啊!”妖狐憋得满脸通红。

“可是大家都看到了嘛。”青行灯一副很想把它发出去的样子。

“不不不不行!我要解释清楚!我马上就写稿!”妖狐“啪”的一下拍了青行灯的桌子。

“呵,可能不行,从这期开始我要连发一百起怪谈。”

“真真真真的不行!这会毁了我的名声!”

“才高二谈什么名声,好好学习吧。”

“可是小姐姐们……”

“咔哒”,门开了。

“青行灯社长,我来报道。”

这声音,有点儿耳熟,是谁呢?

妖狐疑惑着转过头,金发,蓝眸,身后乌黑锃亮的翅膀,这不是那个转校生吗!

空气像凝固了似的尴尬。

“那个……没什么事我就出去了啊……”妖狐拽了拽尾巴,抬腿就想去开门。

大天狗本没注意到他的尾巴,这一拽,引起了大天狗的注意。

大天狗盯着他毛茸茸的尾巴,脸上写满了“想摸”二字。

“走什么啊,你不是说你想认识认识他的吗?”

“我……”妖狐把刚到嘴边的“没有”又吞了进去,怎么说呢,碍于面子?不太对劲。

妖狐已经把门打开了,忽然一道黑色闯进他的视野,后面还跟着一道白色,两人像闪电一样飞奔了过去。

“快去高三一班!”听起来……像鬼使黑的声音,不用猜,他一定拉着他弟看热闹去了,鬼使白嘴里还说着“鬼使黑你不要这样”。

不过高三一班出了什么事呢?妖狐还真想去看看,他不想放过任何与小姐姐搭讪的机会。

青行灯见妖狐有意踏出去,就说:“正好,带他去绕绕吧。”

“我???”

“好的,青行灯社长。”

“我还没答应啊喂!”妖狐心想。

“喂,”妖狐插着腰,“你叫大天狗?”

“是的,妖狐学长。”

“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真是的,怎么什么都知道。

“这是您的学生卡吧?”大天狗伸出一张卡片,上面挂着妖狐一年前入学时候照的免冠照,他一直觉得丑死了所以从不给别人看。

“啊!你怎么能随便拿别人东西呢!是要记处分的!”妖狐一把抢过揣在怀里。

“是您当时差点摔倒,掉在地上的。”

“解释什么!”妖狐觉得自己的脸要烧着了,不过他好像是记得有什么东西从他口袋里掉了出来,因为着急走就忘了。

“您拿回东西就好,我不指望您谢我。”大天狗笑笑。

“我……我也没说要谢你呀!……”不过这样真的不礼貌,毕竟人家都叫自己“您”了,妖狐快步走,想把大天狗甩在后面,走了几步又以同样的速度回来了,“谢……谢谢!”

“不用谢。”他这样子还真可爱。

高三一班是这个学校出了名的快班,班里都是学霸,不管是大考还是小考学校前十名都出自这个班,班里的学生百分之八九十都是保送重点大学的。

这么好的班能出什么事呢?不过也值得去看看,可以找到新的头条了来替换属于自己的那条了。

妖狐想着,看到高三一班门前的走廊已经被堵得水泄不通。

“茨木童子!”这声音不像呼唤,而更像是命令。

妖狐挤进人堆,大天狗跟着他。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红发男生用胳膊将一个白发男生死死地压在墙上,另一只手拿着一束玫瑰。其实这两位也不小了,身材也不大像这个年纪的,却是出了名的好学生。

“你听我说!”酒吞童子眉间有些愠色。

“挚友!你是要和我较量一下吗!”而茨木童子却显得很兴奋,像个小孩子似的。

“……”酒吞童子叹了口气,扶了扶额头,接着就挑起茨木童子的下巴,“叫你那么多声,你只知道和我打架吗,我都说了,我今天是不会和你打架的,我有正事要做。”

“啊,挚友的正事我是不会打搅的!”更兴奋了。

“你能不能别说话了!”酒吞童子掐着茨木童子的下巴,二话没说就吻了下去,手里的花也扔在地上。

就这么光明正大???妖狐被吓了一跳,不过作为新闻副部长,处事不惊也是一个必备素养。

他慢条斯理地拿出笔和纸,开始酝酿明天的头版头条,又告诉大天狗把自己刚刚顺出来的相机从自己腰上的挎包里拿出来。

“快点啊,干嘛呢,错过这次机会再想入新闻部就难了。”妖狐还低头写着。

“啊!你干什么!”妖狐尖细的嗓子瞬间让吃瓜群众把目光聚焦在了他俩身上。

老师还没来,那对情侣还在亲,妖狐也写不下去了,不过大天狗还是比他高那么一点,他被钳制得动不了,只能站在原地边叫边抓大天狗的头发。

大天狗把脸埋在妖狐的颈窝里。他好像,在舔那里……这个举动彻底让妖狐崩溃了,刚刚找到的头条又被自己和转校生的特大号新闻取代了,怎么这个转校生待在他身边一分钟他自己就没消停过一分钟。

“啊……你干嘛啊……”妖狐的脸有点发红,耳朵交叉在一起。周围传来窸窸窣窣的议论声。

“别动。”啊啊啊这根本就不是原来的他啊。妖狐想哭,他的眼眶已经红了。

“你发情了吗!……唔……”妖狐刚喊出来,就被一个措不及防的吻弄得脑子一片空白。

又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了糗事,青行灯这下肯定放不过自己了。

“你说我发情?我是个大妖,而想你这种小妖,可抵挡不住春天的来临哦,是吧,狐狸。”妖狐的心理防线彻底崩塌了,是啊,他抵挡不住的。

大天狗说得极小声,妖狐觉得身上的禁锢松开了,拽着他就跑掉了。

他们跑到了学校的约会圣地——后花园。

毕竟是新来的,对新环境还不熟悉,大天狗左右张望着,妖狐也好趁这时候喘口气。

“幸好没人跟着,不然就麻烦了。”妖狐捂着左胸大口呼吸。

“麻烦什么?”

“都是因为你!你没来之前我什么都好!现在小姐姐们都以为我是个gay!我说你什么意思啊,是你发情好么,上来抱着我就啃,你以为你是谁啊!源博雅和晴明都没这样过!额……”他喊得太大声了,突然发现自己又抖落出来一个值得议论的新闻。

“好好,怪我。”大天狗走上前想要搂他。

“干嘛!”妖狐插着腰退后一步,耳朵气得一抖一抖得,大天狗眼见着他的眼眶里渐渐充满了下一秒就能飙出来泪水。

大天狗还是用手碰了他的脸,紧接着妖狐的脸就被眼泪洗刷得白里透红。

“有点……可爱……”大天狗愣了一下。

“说吧,让我带你去哪。”他温柔地笑着,轻轻将妖狐揽进怀里。

“我……我哪儿也不去……我,我要回宿舍……”妖狐抽泣着,还试图推开大天狗。

“好,我带你走。”大天狗松开妖狐,一只手托着他的腰,另一只手揽在他的腿弯处。啧,又一个公主抱。

“对了,话说……”

“嗯?”妖狐抹着眼泪,抬起头。

“你宿舍在哪……”大天狗显得有点尴尬。

“噗……”妖狐一下子笑了出来,“内个,东楼312。”

“真的吗?跟我一个宿舍诶!”大天狗一下子变得跟小孩子似的开心,用充满惊喜的眼睛望着妖狐。

“啊啦,别废话,快走啦。”

“这一天过得……”妖狐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所以第二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妖狐发现其他舍友都出去了,只有大天狗还在睡。并且不知道谁偷偷往宿舍门缝里塞了一份报纸。

“早报吗?谁这么有心。”妖狐喝着牛奶,捡起那份报纸。

“大天狗!你要对我负责!”这矫情的种话妖狐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了。

等大天狗起来的时候,他发现宿舍里没人,桌子上扔着一份报纸:

“惊奇!校内四对情侣一同曝光!秀恩爱发狗粮早已家常便饭!犬神:这里是我的天堂”

————————————————

天啊又一篇超tm仓促的文

尝试了一种新的设定

四对情侣:博晴,狗崽,酒茨,还有黑白

好将就啊

下篇文应该会认真一点吧(注意语气词)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