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月月月月

这里白月 是个过气文手
=阿萌/皛朤/枫止(这个就忽略吧)
老渣渣
大概是杂食动物
过激安吹

寮日常【女王节番外】

“姑娘们!发福利啦!”阿妈喊着,脚边放着一大袋礼物。

“福利?阿妈脑子没病吧,今天什么日子就发福利啊?”

“咱们家有的是钱呢,什么时候阿妈想给谁买个御魂升个五星什么的容易着呢。”

“也对啊,不过阿妈叫的是,姑娘们?”

阿妈还列了个名单,对应的都有一份礼物。

而寮里的女式神们正满脸问号地站在阿妈面前。

“站着干什么,都进来坐着。”阿妈用笔杆敲着夹住名单的板子。

“内谁,把内个谁和内个谁喊进来。”阿妈没抬眼。

只见山兔“腾”的一下站起来,扒着门框向外喊:“鬼使黑鬼使白阿妈找你们!”

鬼使黑正在给鬼使白换新衣服,鬼使白还没拿稳旗子就被鬼使黑抱着跑了过去。

这么多礼物肯定要有人打下手啦。

“好啦,”阿妈咔哒一下盖上笔帽,理了理衣服,“今天就是女王节啦,在这一天女子们都会小有庆祝,你们大的已经和我奋斗四五个月了,小的还没满周,但是既然是女生的节日就要全给了。”

“接下来——分礼物!”

“姑姑——那个超长的金色盒子……”阿妈在单子上打了个勾,抬头一看姑姑要伸手自己拿。

“鬼使黑!你们怎么搞的,叫你们来是让你们坐着的吗!快去!”

“哦……”鬼使黑很不情愿地抱起盒子,递给了姑姑。

“萤草——对对对,绿色那个。”

鬼使白想上前去拿礼物给萤草,被鬼使黑挡下了:“别弄脏新衣服。”

“好好好继续,灯——蓝色扎着蝴蝶结那个。”阿妈心里表示吃不消这碗狗粮。

“啊嘞?”青行灯愣了一下,上前接到礼物就飘了出去。

一直到傍晚,礼物才发完。

青行灯也才把礼物打开:“什么啊,樱饼?阿妈这次也还是没用脑子吗?”

但是这盒樱饼包装很细致,一个赤色的盒子上刻着蓝色的花纹,又用蓝色的丝绸包起来,图案也甚是好看。

此时夕阳正巧挂在后院的樱花树上,青行灯轻轻皱了皱眉头,身下的灯开始轻微摇晃起来。

“还没来吗。”她在等一个人。

“灯姐姐!对不起……我,我来晚了。”

原来是妖刀姬。

啊,这是隔壁家的,自从小妖刀见到灯之后就喜欢粘着她,其实她也不小了,只是比灯小了一两级,但是还有一些稚气残留在脸上。

“咦?”妖刀显然对灯手里的盒子来了兴趣。

“啊啦,这个我阿妈给我的哦,说什么是女王节的礼物,里面是樱饼 我不爱吃,就给你吧。”灯打开了盖子,把整盒都递给了妖刀。

看妖刀吃得嘴边全是渣子还津津有味,忽然问:“你们阿妈没给你们什么吗?”

“给了,只不过她只给了大的和ssr,我把我的分给妹妹们了。”妖刀擦了擦嘴,又拿起一个。

“这样啊……诶?”妖刀把那个樱饼送到了灯的嘴边。

“尝尝吧,很好吃的。”她的眼神真是无法让人拒绝。

“好吧。”灯张开嘴,咬了一口。

也不知道阿妈是从哪儿找来的,味道确实不错。

妖刀姬和青行灯并排坐在一起,妖刀向夕阳的方向看了看,忽然跳起来:“不行,我得走了!”

“诶?你们还有宵禁吗?”灯捂嘴笑了笑。

妖刀把剩下的樱饼放在灯的旁边:“嗯……谢谢灯姐姐的礼物,那,那我先走了!”

转身就要走。

“等等,这可不是我的礼物,我的礼物还没给呢,”青行灯少见地走了过去,稍稍俯下身子,捧住妖刀姬的脸,在额头上留下一吻,“女王节快乐啊。”

而妖刀姬却憋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好红着脸挤出一句再见就跑走了。

青行灯望着她远去的身影,笑笑,抛出一句话:“明天也要来听我讲怪谈啊。”

——————————————————

时刻不忘讲怪谈的灯姐

再将就着打个黑白的tag

我不要刀

我不要刀

我不要刀

我真的不要刀

我只要月见黑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