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月月月月

这里白月 是个过气文手
=阿萌/皛朤/枫止(这个就忽略吧)
老渣渣
大概是杂食动物
过激安吹

【博晴】情人节番外(小九)

※注意避雷 轻微ooc
※后有小破车

一大早晴明就带着式神们出去了
不论是对于寮内的谁都习以为常。
同样一同出去的还有源博雅,与晴明不同的是他出门是为了练箭。

博雅早晨睁开眼时,身边的人也刚刚起身,博雅挽着对方的白发道了声早安
那人回给他一个微笑
但博雅并没有放他走的意思
那人想想又附身给了博雅一个早安吻
博雅笑笑,同那人一起梳妆。
安静的气氛不同于以往,博雅总觉得忘了些什么。
到底还是博雅先开了口
“晴明,今天也还要带他们去打觉醒么”
“是啊”晴明理理水蓝色狩衣的领子“他们都很兴奋呢”
“可是⋯”
“每个人都希望变得强大啊”晴明回身笑了笑,眼角的红色韵得博雅一时眼晕“博雅不是一样吗”
是啊
晴明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呢
可是好像忘了些什么啊,是什么呢
两人在樱花树下告了别,博雅觉得该说点什么可始终卡在了嗓子里变成了一句“再见”

博雅向练习场走去,路上听到八百和那些孩子们对话的声音
“今天是情人节呢”
啊对了
博雅忽然想起来
是情人节啊
所以自己是忘了和晴明说情人节快乐了啊
博雅捂着额头感叹自己居然忘了这档子事

箭擦过樱花树,带下一片樱花瓣。博雅走过去拾起箭,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
“不休息一下吗”神乐走过来,手上拿着毛巾“进屋喝口水吧”
“不用了谢谢”博雅重新举起弓箭
“太累的话会生病的啊”
“没关系的”博雅望着晴明离开的门口
只是想变强啊

博雅自知自己只为一介凡人,寿命不敌那些妖长久。
他不是没想过自己寿命燃尽的那一天,晴明独自一人协着式神们奋战的样子
所以博雅现在想尽力保护他,他想变强

晴明回来已经是黑夜了,回到寝室的晴明解下外套想休息
随后进来的博雅搂住晴明的腰,下颚贴在晴明的颈窝上
“抱歉博雅,今天太累了”
“嗯”博雅只是一声闷哼“只是抱一下”
晴明把后脑靠在博雅坚实的肩膀上“听神乐说你今天训练了一天啊”
“嗯”
“不要太辛苦了”晴明附上博雅围在自己腰间的双手“要注意身体啊”
“知道的⋯”
“太晚了博雅”晴明轻轻摆开对方的手臂“快休息吧”
“晚安”

博雅其实没睡,他微微附身看着月光撒在晴明白皙的脸颊上,手不自觉抚了上去
为什么那么拼命呢?
自己也是普通人啊
你也会生老病死
为什么那么卖力呢
只因为你是平安京最强大的阴阳师么
可以的话
和我成为普通的恋人吧
在情人节这天
一起去看烟花

武士壮硕的身躯附下,在阴阳师额间落下一吻
“情人节快乐,晴明”

第二天和往常一样,晴明早上起来要去和式神们打觉醒
随同的博雅一瞬间握住了晴明的手臂
'“晴明”
“怎么了博雅”
“我有事和你说”
自己真是自私,因为错过了情人节就像把人家带走,真是⋯⋯
博雅将晴明往远处走了一些“晴明”
“怎么回事?”
“昨天是什么日子,晴明知道么?”
“昨天?”阴阳师的记性不差,照理说重要的日子晴明不会忘记,可是昨天他为何一点记忆都没有
“是情人节啊”
“哎?”好像是呢,早上听八百比丘尼提起过来着
“所以⋯博雅是在抱怨我没有陪你么?”
“不⋯不是这样⋯⋯”
晴明打开折扇遮住嘴,似笑非笑地看着博雅
“不仅仅是吧⋯晴明每天早出晚归,我知道你想满足每个式神的要求,可是那么难为自己,尽管是平安京最强大的阴阳师也不应该啊”
协同晴明的式神们听到后抬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为首的姑获鸟开口“晴明大人这些天很辛苦了,觉醒的话,神乐带我们去也可以的”
晴明不好意思的笑笑“那麻烦你们了”
“没事的”
“那⋯博雅”晴明昂头“去寝室等我一下”

到了寝室的博雅低着头,是自己太冲动了吧。他是阴阳师,他有义务保护平安京,而自己却自私地把他归位自己所有
“博雅”晴明温柔的声线回荡在上空
“啊⋯晴明”
“博雅在自责么?”晴明托起对方的脸颊
“啊,是啊⋯是我太自私了吧,晴明的义务是保护整个平安京啊”
“确实是我最近太忽视博雅了,抱歉啊博雅”
“晴明⋯”
晴明跪坐在博雅身上“今天我在家陪博雅,当做情人节的补偿吧”
晴明贴上博雅的额头
“所以⋯昨晚的事,要继续么?”
晴明按着博雅的头吻了下去,一块甜甜的东西从晴明口中渡到博雅的口中
“情人节快乐,博雅”
end

【嗯啦,不是我写的哦,是朋友写的,之后就管她叫小九吧】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