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轰鸣。

你们好这里白月
淡圈中。

感冒了

【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感冒的感觉是很微妙的。

譬如雷狮在早上起床的时候觉得手脚冰凉可到了晚上却热的不得了。

安迷修就建议他吃辣的,说什么能暖和一点。

“巧了,老子正好想撸串,什么?给我点好了?哇骑士你还真是贴心。”

当雷狮兴冲冲地拽着毯子赶到门口开门时,却发现安迷修给他点的外卖却是麻辣香锅。

woc里边为啥还有鸡翅。

安迷修一边解释自己如此搭配已经好几次了一边打开了包装。

妈耶您这口味我还真是不敢恭维。

雷狮干脆往沙发上一瘫,一动也不动。

“你不吃?不吃我都吃啦。”安迷修说得倒是一本正经。

但感冒时期的人是格外馋的。

更何况雷狮现在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

“你放下筷子等等我!!”雷狮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跑去厨房盛了一碗米饭。

不得不说这麻辣香锅就米饭吃真是香,就是……嘶……哎呀……这辣椒不错呀……喝一缸子水还那么辣……

【 烈焰红唇 成就已达成√】

颤抖着吃下最后一口饭后,雷狮感觉自己早已抑制不住像四娃一样喷火的欲望,可关键是……

“安迷修你果然是个傻的!你看老子吃完辣的更冷了!”

“哎呀……我这不是……最近没生过病嘛……”

“那你是说我生病活该咯?”

“啥??诶你要干啥!”

雷狮闪到安迷修身后顺着领子边就把手伸了进去。

啊——————暖和。

“雷狮你犯病啊你把手拿出来!!”

这酸爽,才正宗。

“看在你主动给本大爷捂手的份儿上就原谅你了。”雷狮又往下伸了伸。

“谁要给你捂手啊!”安迷修正抓着雷狮的小臂往上拔。

那分明是个冰块啊喂。

——第二天早上

“哟,感冒啦。”雷狮伸了伸懒腰,看着一脸颓废的安迷修。

“还不是你弄的。”安迷修抓起一板药朝雷狮甩过去。

“不好意思,”雷狮接过药片,随手放在桌子上,“我的感冒好了。”

于是安迷修一整天都在自责为什么昨天晚上没有辣死他。

【感冒+上火真是难受啊……我还作死吃麻辣香锅……真是爽……】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