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月月月月

这里白月 是个过气文手
=阿萌/皛朤/枫止(这个就忽略吧)
老渣渣
大概是杂食动物
过激安吹

【雷安】忘我

我觉得自己忘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雷狮手里捧着一叠要送去资料室的文件突然停下来,脑海里闪过一句话,不仅仅是一句话,紧随其后的是那个声音,让他日思夜想的声音,可是,那些逝去的人不可能再回来了,不是吗……

——————————————

“我觉得自己忘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安迷修今天刚刚搬来雷狮家,折腾了一天,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两人靠在沙发上歇了好长时间,打开一罐啤酒之后安迷修突然转头对雷狮说。

“啥啊,要是落下了什么东西本大爷可不帮你拿。”雷狮不耐烦地抢过安迷修手里的易拉罐往嘴里灌。

安迷修看上去倒是不着急,等雷狮解完渴之后才慢悠悠地说:“有个事儿没告诉你。”

“嗯?”雷狮把手里的易拉罐撇在桌子上翘起二郎腿。

“我爱你,雷狮。”没有任何感情上的添油加醋,但正是这种平淡让雷狮更加惊讶,毕竟上床的时候又不是没说过。

“哦?是吗?”雷狮脸上闪过一抹坏笑,起身骑在安迷修腿上。

海盗头子从不废话,对准他的嘴唇就吻了下去,越来越深的吻让安迷修揽住了雷狮的腰,可谁知雷狮突然撒开:“去吧,买点儿冰啤,家里没了。”

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愣了愣:“……好。”

可是……

“酒驾还肇事逃逸?!那傻逼能不能再操蛋点儿?!他在哪个医院啊!”雷狮跳起来的时候差点儿把茶几撞翻。

“这傻逼骑士大晚上跑哪儿去了!能被车撞了!楼下超市就有卖啤酒的啊!”雷狮抓起钥匙和外套门都没锁就出去了。

直到雷狮看到那袋包裹好的烧烤他才知道为什么这一切会发生。

“喂……安迷修你他妈倒是张开眼睛看看我啊……我不管你是哪儿坏了你得给我起来,坐起来也是起来……你不是说要去当什么骑士吗……”雷狮抓着安迷修的手,可他听不见。

“喂……”尖锐的声音终于划破安静。

那声音何止是恼人,雷狮恨不得想抱起安迷修就跑回家。

“你不是说过毕业之后想来这家公司上班吗,看看,老子替你上了。”雷狮手里攥着一张纸象征性地向前递了递,面前的就是一团空气。

——————————————

雷狮望着手里的一叠资料,叹了口气,无奈地笑笑,迈开步子向资料室走去。

我终于把自己活成了你。


🌚🌚🌚我居然写刀了
是给首尾写文那个
劣质刀
我的心隐隐作痛
好了我撸作文去了
₍₍◡( ╹◡╹ )◡₎₎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