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月月月月

这里白月 是个过气文手
=阿萌/皛朤/枫止(这个就忽略吧)
老渣渣
大概是杂食动物
过激安吹

【安雷】为你加冕

△无freestyle版!图被吃了!可以自动脑补freestyle
△高铁上填坑
△大概是学生pa

“如果可以,我希望,有一天能为你加冕为王。”安迷修合上本子,熄了灯把椅子推回原位。

——————————————

安迷修有写日记的习惯,什么师傅说怎样怎样,什么骑士道怎样怎样,什么雷狮怎样怎样,他每天都记在日记本上写下一天的事情和感触,但他就是不喜欢别人翻他的日记本。

可雷狮偏偏喜欢看安迷修的日记,喜欢看他描写自己给安迷修恶作剧时的一字一句,还喜欢看完之后抄起一支笔在平整干净的纸上写下“你根本不可能有马”几个大字,最后他再原封不动的放回去,不过偶尔会撞见这本日记的主人。

“早啊雷狮,又来送日记啊。”安迷修靠着桌子,心里早已杀死雷狮一万次。

“是哦,把本大爷写的不错。”雷狮扬了扬手中的本子,甩到安迷修的桌子上,自己抽出椅子坐下翘起二郎腿,“啊对,昨天晚上的日记替你写了。”

安迷修手紧紧抠着桌边,强忍住想抄起冷热流捅人的冲动平静地与雷狮对话:“那真是谢谢你了。”

“不用谢,帮我买点儿啤酒就好。”雷狮翘起椅子理所应当地说着,心想着今天又能遛这傻子帮他跑腿了。

“哦。”安迷修披上外套一脸不屑地走过雷狮身后。
所有人都看着雷狮张牙舞爪地连人带凳子带桌子被“当”的一声撂在地上,而安迷修正以最快的速度夺门而出:“安迷修你!”

果然安迷修回来的时候雷狮在位置上待得好好的,脸上还带着暖心的微笑,仿佛已经知道他马上就会回来似的。

学生是可以去小卖铺的,但是因为学校不允许小卖铺里没有啤酒,一般情况下都是要翻墙出去跑好远一段路到烟酒超市买酒,来回一趟也需要二十多分钟,可今天安迷修几分钟就回来了,多少有点儿奇怪。

雷狮趴着没搭理他,只盯着他手里拎着的塑料袋。他发现了异样,往常的啤酒都是绿色易拉罐怎么今天改红色了?快过年了?不对啊马上就放暑假了。再看看安迷修脸上不计前嫌十分真诚的笑容,他怕是要整我?!

只见安迷修将手里的塑料袋甩过一个漂亮的圆弧完美地落在雷狮的脑门子前,雷狮只听见“咚”一响之后耳朵嗡嗡作响,噌地坐起来捂着耳朵就骂:“你谋杀啊安迷修!”

“雷狮你的啤酒!”安迷修故意仰头用手做出扩音大喊,生怕别人听不见,搞完事之后又若无其事地坐下。

前门的班主任进来满脸黑线,班里安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所有目光集中于雷狮一个人身上,他吓得连头巾都不敢再动一动。

“雷狮,拿着你的饮料过来。”老班把手里厚厚一摞教材砸在讲台上。

雷狮无奈抓起塑料袋,起身之前狠狠瞪了一眼在自己旁边坐得十分惬意的安迷修,牙齿里挤出几个字,:“安迷修你敢整我是吧看我一会儿咋要你好看。”

雷狮看着老班当场把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的时候他彻底呆住了,不是因为把它拿出来,而是这是旺仔牛奶啊根本不是啤酒!

雷狮在哄堂大笑中一副吃了屎的表情看向安迷修,他趴在桌子上呆毛在抖。

妈的安迷修看我不整死你的。

以为是同学间开玩笑的老班把牛奶还给了雷狮开始上课。

“你这智障骑士还敢整我是吧。”雷狮抓着袋子往安迷修腰上怼。

“卧槽!雷狮哈哈哈哈哈……”安迷修换了个姿势继续笑。

卧槽雷狮你居然也有今天啊,除了这句安迷修脑子里一片哈哈哈哈。

雷狮装听不见,头一次那么认真地听课,过一会儿发现旁边那人不笑了,拿着笔在本上奋笔疾书。

雷狮凑近一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那个自称海盗的傻逼雷狮被我整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省略的全是“哈”。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说我看见了会把你打死的。”雷狮的目光随着安迷修手里的笔移动。

“就是给你看的。”安迷修的语气很正常。

“啊?”雷狮一愣,以为安迷修想揍他还来不及。

所以雷狮这一节课虽然坐得不再像来学校养大爷的但是也没听进去一个字。

之后几天雷狮再没偷过安迷修的日记看,假如自己偷偷摸摸做的事被别人发现了还被允许那就没有意思了,毕竟他的目的是整安迷修好握住他的把柄再进一步整他。

雷狮又被罚了一个人承包这一个星期的值日,出去扫完楼道擦完楼道倒完垃圾之后在他被人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桌子里发现一个新本子。

雷狮奇怪地拿起翻开第一页:

“这么乱了也不收拾一下?我的日记本就是这么在你桌子里度过好几个晚上的?”

卧槽安迷修的?

雷狮小心翼翼拎起一页慢慢的翻了过去,满页就这么一句话:

“你不是想当海盗头子吗?”

雷狮又翻过一页:

“偏不,当你的国王去吧!”

后面还画了一个简单粗暴的鬼脸。

雷狮皱了皱眉暗骂一句:

“你当国王,我当你的骑士,你看怎么样?”

“嗯,你还真有耐心啊。”

雷狮越翻越不耐烦,速度越来越快。

他突然停下了。

是刚入学时两人作为舍友兼同班同学兼同桌的合照,雷狮仗着身高优势将胳膊搭在安迷修肩膀上,安迷修只好搂着雷狮的腰,但是两人笑得十分灿烂,干净无暇。雷狮见自己的头上画上了一个王冠,而安迷修背着的手后画着一把剑。

“我已经是骑士啦,雷狮你得赶快成为我的王!”照片下写着一句话。

雷狮往后翻,还没读完那句话。

“如果可以,我希望,有一天能为你加冕为王。”安迷修不知何时站在雷狮身后,向他伸出手。

“安迷修你怕不是个傻的吧,哪儿有骑士为国王加冕的理!”雷狮用本子指着安迷修。

“在我这儿就有啊。”安迷修拿开本子抓住雷狮的手。

“扯。”雷狮笑了笑,也握住安迷修的手。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