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月月月月

这里白月 是个过气文手
=阿萌/皛朤/枫止(这个就忽略吧)
老渣渣
大概是杂食动物
过激安吹

【雷安雷】星海无涯

你的眼睛里,有片天空,那片天空,是我们的星辰大海。

——————————————

“胡闹。”安迷修抓住雷狮搭在自己头上的头巾甩了出去。

“别那么死板嘛,安迷修。”雷狮捡起落在茶几上的头巾,打了个对折放在沙发背上。

雷狮凑到安迷修面前咧嘴笑了,企图挡住他的视线,安迷修瞥了一眼雷狮,下一秒就将他的脑袋推开继续看电视。

“新闻有什么好看的啊,不如多看看老子。”雷狮干脆扳过安迷修的下巴,把他的目光拽离屏幕。安迷修拍掉雷狮的手,抓住遥控器换了个台,上面放着动物世界:“我不看新闻,看马,行了吧。”

“不行。”雷狮顿了顿,嘴角向上扬。

安迷修二话没说转身抓起外套就往门口走,“喂,这么晚你干嘛去。”雷狮靠在沙发上看着安迷修的背影。

“透透气。”安迷修在门前停下。

“不是吧,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今天一天都板着脸,咋的,又被哪个姑娘夸恶心帅了?”雷狮关掉电视和灯,把钥匙装进兜里,打算和他一起出去。

“滚。”安迷修开开门。

“诶我说 既然是透气,去吃点儿宵夜怎么样?”雷狮搂过安迷修的肩。

“想喝酒直说。”安迷修礼貌性地推开雷狮,自己迈开步子走下楼梯。

雷狮“嘿嘿”笑着:“就知道你懂我。”

“安迷修,你今天怎么这么见外啊。”两人一前一后走在被灯光与月光沾染的街道上。

“你……不是内。”安迷修放慢步伐。

“安迷修你到底怎么了!”雷狮炸了毛似的跑到安迷修身旁。

安迷修看他的眼神突然变得与平日里看同性的眼神一样,仔细看还有些冷。

“你是不是……身体有什么状况了……还是……”雷狮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凑近小声问。

“没有。”安迷修走到唯一一个还亮着灯的烧烤店门前,拉开椅子坐下。

“你怎么知道我想吃烧烤了啊。”雷狮抛开之前的疑问,有点惊喜。

“都说了你不是内……”安迷修犹豫了一下,音量小了一些,“但也不算外。”

雷狮忽然觉得自己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感动。

安迷修走进店内管服务员要了些啤酒,抓着这些还冒着凉气的啤酒走出来放到桌子上,又拿出其中一瓶用垂吊在桌沿的启瓶器打开盖子,“呲——”,说实话这声音听着蛮过瘾的,多少让人心情愉悦了一点。

“我请客。”安迷修好不容易弯弯嘴角,把酒递到雷狮眼前勾引般的晃了晃。

“难得哟,骑士先生居然请我喝酒。”雷狮接过酒,打趣地说笑。

“嗯……”安迷修攥着还在手里的启瓶器,目不转睛的的盯着它发呆,应和了一声后突然回过神来,“酒不是白喝的,烧烤也不是白吃的。”

安迷修满脸心事地给雷狮拿了两串服务员刚端上来的烤串。

“你真以为本大爷那么好收买?”雷狮拿过烤串直接吃起来,“不过你一直这个样子我也高兴不起来。”

“我是说——”安迷修在雷狮夹杂着疑问与些许期待的目光里舒了一口气,靠在椅背上抬头望天。

意外的,星星很多,也很亮,如河一般倾泻,肆意挥洒在夜幕之上,又似海一样灵动跳跃,无边无涯。

安迷修看得走了神。

“喂,说话不要大喘气好吗。”险些等待无果的雷狮将他拉了回来。

安迷修今天怪得很,吃早餐的时候一直盯着雷狮发呆,被发现之后只是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又是一脸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假正直。下午回来之后也是,开着电视发呆,坐得比自己的呆毛还直,电视就这么调到新闻台一直放到晚上,估计都快化了。

安迷修刚刚不小心放空来着,当然这在雷狮眼里就是发呆。被雷狮拽出来之后,他轻咳了一声,顺手划了一下呆毛,抬头问:“雷狮,我想知道……”

“嗯?”雷狮正把瓶子里最后一点酒送进嘴里。

“……要是喜欢一个人,该怎么做。”安迷修多少有些纠结。

雷狮差点儿把嘴里的酒喷出去,看笑话般的看着安迷修:“咳……哈?”

“原来你今天一直在愁这个吗?”雷狮“当”的一声把瓶子撂在桌子上,后又故作思考状,“恋爱这种事情,为什么不去问雷德,或者管他借几本小说也好。”

“想听你的意见。”看出来像是件正事。

“我?我又没谈过恋爱。”雷狮有些哭笑不得。

“感觉。”祖母绿的眼睛一直看着雷狮。

“唉……”

星在树叶的间隙中璀璨。

“感觉嘛,首先你得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她,确定自己愿意为她付出,甚至是自己的一切……”雷狮喝了一口啤酒。

“嗯。”安迷修很认真在记。

“然后她喜欢什么就带她去做咯,要照顾她,关心她……”雷狮手里握着酒瓶,“大概就是这样了。”

安迷修还是有很大心事的样子:“嗯……”

“看你这样子,她是不是不知道你喜欢她啊。”雷狮往前一凑。

“不……可能吧……”安迷修有些没底气地答着。

“那……能告诉我她是个怎样的人吗,或者说,你为什么喜欢她。”居然没有八卦的意味。

“他……眼睛很好看。”安迷修低头思考了一片刻。

“没……没了?”雷狮有点诧异。

“他的眼睛真的很好看。”安迷修忽然抬头望着雷狮。
雷狮感到奇怪并且全身都不自在:“哈?”

“嗯。”安迷修异常肯定,自顾自喝起酒来。

“那么……你不打算去表白吗?”雷狮想转移一小下话题。

没想到换来一片沉默。

店里挂着的电子表响了十下,之前还有几个人影的大街变得空荡荡,江边闪烁着的灯越来越少,微凉的风略过也没人去享受。

“喂……安迷修……咱们回去吧。”雷狮杵着脸捋了捋头巾。

“……好……”声音很小。

雷狮站起来伸了伸懒腰,之后伸出手让安迷修也站起来。

真困。安迷修重重地把手拍在雷狮手上。“妈的安迷修你咋这沉,你不会喝醉了吧。”雷狮抓住他的小臂往上提。

“雷狮。”安迷修的胳膊被雷狮拽着搭在肩上。

“啊?”雷狮不耐烦地问。

“咱们回家吧。”安迷修甩甩胳膊示意雷狮放开他。

“好……喂你他妈干嘛去家在这边。”雷狮指向与安迷修踉踉跄跄走去的相反方向。

安迷修停下了,呆毛晃了晃。

“雷狮。”安迷修转头。

“嗯?”雷狮靠在江边的栏杆上问。

“雷狮。”安迷修又一次平静的叫着那个人的名字。
“还回不回家了啊,光叫我干嘛啊你,我又不是你老子。”雷狮转身就想走。

“雷狮。”安迷修突然回头,急促的语气显然是想留住他。

“喂你是喝酒喝多……”“雷狮!”安迷修突然跑过去抓住雷狮的肩。

“安迷修你他妈没发烧吧!”雷狮瞥了一眼安迷修抓住自己的手,企图推开,一抬头却看见他很认真地看着自己,祖母绿的眼睛中溢出的每一丝严肃都让雷狮惊讶。

“安……安迷修?”雷狮吓坏了,对面这人的气场跟往常根本不一样。

“雷狮。”安迷修把想说出的话又咽了下去。

四目相对,一双紫色的眼瞳蒙上层层疑问,另一双绿眸里是认真严肃与真诚,仿佛现在面对的就是自己生命中的大事。

“雷狮……”安迷修垂下头,良久,又突然抬头,“……你的眼睛,很好看。”

雷狮忽然发觉自己就像是一个突然之间就被表白的女孩子,惊讶,惊喜,若表白自己的人就是自己心仪的那个还会非常开心激动。脸,好像红了……

“啊啊啊?安迷修你说啥?”雷狮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是说……”

“太晚了咱们回去吧!”雷狮机器人一般转过身拽着安迷修就走,走了几步才发现自己拉着的是安迷修的手。

“啊!”安静几秒之后雷狮突然叫了一声,触电般放开安迷修的手。

当雷狮再回头看安迷修的表情时,自己却呆住了。

“你……你的眼睛也很好看。”真是的,人一激动就说傻话。

“嗯。”安迷修眼里满是笑意,和雷狮。

“回家吧?”安迷修牵起雷狮的手。

“啊?”雷狮满脸通红却又佯装没事,“回……回家吧……”

今晚星星好多啊,真美。

——————————————

他们说,这个世界上,海最深邃透明,我想,那是他们,没见过你的眼睛。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