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月月月月

这里白月 是个过气文手
=阿萌/皛朤/枫止(这个就忽略吧)
老渣渣
大概是杂食动物
过激安吹

【嘉瑞嘉】那个窝 我的 你 也我的

△小学生文笔
△浑身都是肝儿系列
△超级ooc预警!
△嘉九岁生日快乐!(等等是不是十岁了)

——————————————

第一缕晨光总是美好的,金色的阳光擦过金色的窗帘照在金色的耳朵上。
嗯?!耳朵?!
诶这是正常套路吗,一觉醒来就变成猫那种的?
“起床了,嘉……德……罗……斯……”格瑞一手握着牛奶盒,一手轻轻转动门把手,明明是一如既往地叫人起床,但今天却有点儿异常。
歪这猫谁?格瑞愣了一下之后简直不敢再多看几眼。
但是他还是看了。等等虽然还是包子脸啊但是为什么睡着觉耳朵还在动啊怎么又踢被子了腿露出来会着凉的尾巴为什么也在动啊……
咦好像什么东西流到地板上了,咦还是白的。咦手还是湿的。格瑞低头一看,手里没喝完的牛奶被挤了出来,流得满手都是,有些还在顺着盒沿向下滴,黑色的睡衣好像,还湿了……
于是格瑞拿出跑百米冲刺的速度把牛奶盒丢进垃圾桶,再冲进卫生间抄起拖把扛着就跑到嘉德罗斯卧室门口。
床上正坐着一个金色的身影。
嘉德罗斯隔着袖子揉揉眼睛,没感觉到耳朵也跟着动了动,清醒之后还是带着睡意朦胧的表情像每天早上一样将房间扫视一圈。
“嗯……?语气渐弱却又突然上扬,眼神定格到地上的一滩不明液体上。
此时格瑞正扛着拖把一个箭步冲到自己撒下的牛奶前,身上还是沾着牛奶的衣服,见嘉德罗斯醒了却又愣在那儿。
“啊,你醒了,想叫你起床来着……”嘉德罗斯一个疑问的目光又打断了言语。
“啊……内个,牛奶是吗。”嘉德罗斯闻到了房间里浓重的奶味儿,用一副“没关系我理解你”的表情看着扛着拖把像尊雕塑一样的格瑞,然后跃下了床。
能解释下为什么有一种布料滑下的感觉吗?
“……嘉德罗斯……”
“啊?”嘉德罗斯眨眨眼,想迈开步子走出去。
“你裤子掉了!”格瑞憋红了脸却喊出这么一句。
“……”瞬间凝固的空气却没能阻止尴尬气氛的蔓延。
“……你说啥?”嘉德罗斯没有低头看自己,而是继续盯着格瑞。
“我是说,你……”格瑞“啪”一声将拖把杵在那滩牛奶上,犹豫一下后改变了言语,“你为什么不去照照镜子……”
“……哦。”嘉德罗斯看格瑞的表情就感觉不是特别对劲,但他没把这种疑问挂在脸上。
嘉德罗斯往落地镜前一站,这不挺好的吗,还在的星星,没有乱掉的发型,啊裤子确实掉了但是没关系……等等!这他妈啥玩楞!妈的耳朵?!动物的耳朵?!握草为啥还有尾巴?!
嘉德罗斯以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呆住了,他眼见着镜子里自己的耳朵还抖了两下,转身抄起大罗神通棍指着刚从屋子里出来依旧扛着拖把的格瑞喊:“你为啥不早点儿告诉我!”
“我想告诉你可是……”格瑞咽了咽口水,“……说不出口。”
“……”嘉德罗斯很生气,生气到耳朵又开始抖,“唰”的一声抽回神通棍立在地上,他开始瞪格瑞,也不说话,就那么瞪着,完全是小孩子生气时候的样子,挺胸抬头气鼓鼓,再下去眼泪都快溢出来了。
而格瑞却是一脸懵逼地看着嘉德罗斯:“……我先去洗拖布。”
等格瑞洗完拖布又换了身衣裳之后再出来,看到嘉德罗斯还在原地站着,就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嘉德罗斯的目光一路追随他到餐桌旁坐下来,把两幅餐具摆好之后用蜜汁眼神看着自己,等等你他妈在笑?!周围的星星又是犯什么病了?!怎么我不就是长出了耳朵和尾巴你就不把本大爷当人看了是吗?
“不饿吗。”嘉德罗斯刚想开口怼他,格瑞就先发制人。
“……”小包子又开始瞪人了,“……饿。”
“亏你知道给我准备汉堡。”虽然早上吃这个不太好.
格瑞没说话,打开新的一盒牛奶后继续用蜜汁眼神看他,蛋妮儿附身?不对他没在笑,他只是,哇他脸红了!这不就是怼(liao)人的好时机吗?
“喂,格瑞——”嘉德罗斯咬下一口汉堡,一脸得意地看着格瑞喝牛奶,故意拉长声音,“你……”
“吃饭时候不能说话。”面对嘉德罗斯的目光,格瑞没敢看他。
“哦。”就像小孩子没有达成自己愿望之后的声音一样,嘉德罗斯晃了晃尾巴,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耳朵垂了下来。
“腾”,格瑞端着牛奶动作僵硬地站起来朝沙发走去。
“喂,格瑞,你去玩什么啊,带我一个好不好——”嘉德罗斯没啥目的,他唯一一个目的就是逗格瑞或者是扰乱他的计划。
“看书。”靠,看书是啥,能吃吗。
“喂——”嘉德罗斯将最后一口汉堡塞到嘴里,跳下椅子快步走向靠在沙发上的格瑞。
“我说,这书有那么好看吗——”格瑞刚想做肯定回答,却又被戏谑似的下一句噎住了,“比我还好看?”
我能说是的吗。
因为你是可爱。
嘉德罗斯将格瑞手里的书按下,自己坐在格瑞的腿上,做出期待的模样望着格瑞。
“……”难不成你就是个只会脸红的面瘫?
“哎呀,给我腾个地方,我也要靠着。”嘉德罗斯露出一对不知道是之前就有还是跟猫耳尾巴一起长出来的小尖牙。
其实沙发上多的是地方,但嘉德罗斯就偏偏要坐格瑞坐的那个地方。
“有地方。”这书根本看不下去,格瑞反复捻着书籍的页边,纸张出现小小的毛刺。
“可是我偏偏就想坐你这里——”嘉德罗斯又窜到了格瑞的旁边,直接躺在格瑞腿上。
格瑞拿开书,摆出一副“拿你没办法”的模样:“现在不是挺好的。”
“哦,”嘉德罗斯的眼睛睁得越来越大,“那你看书吧,我看你。”
“哎,说好了不许走啊,你得陪我等到这些东西消失!”
“好。”紫色的眸子弯了弯。

——————————————

嘉瑞瑞嘉都有的
好像真的…退步了呢
掉下来的裤子是睡裤啦
我也不知道他咋就猫化了
反正就是
猫化了……
耗时两天 因为没时间写
忽然发现
螺丝他和我徒弟一个生日!
很开心!
12:43才写完的。
灵感来自逛宠物店的时候看到一只蓝短逗在窝里的蓝白短,蓝白短并不想打架(最后还是打了),蓝白短被迫无奈出来了,最后蓝短带着蜜汁优越感坐进了窝里
不怎么看文 怕是会撞梗什么的
作为一个不会画画的人
只好用我的笔(手)来表达我的心意了
可能全场最佳是拖把和沙发
文题不照应系列
真的ooc o出天际
毕竟仨月没写了有点手生
因为是分段写的嘛 所以可能很有跳跃性
很可能有前后不呼应的毛病
是大半夜赶出来的 现在头好疼
不要介意好嘛
在我写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发现我还可以写段子
唉呀妈呀我咋说这么多
谢谢支持!

评论(2)

热度(28)